文苑擷英
您當前所在位置是:首頁 >> 文苑擷英
又到清明
發布時間:2020-04-04     作者:趙濤    瀏覽量:452    分享到:

“兒子,清明的時候你能回家不?我想回老家給你外公外婆燒點紙。”

“這個,現在還不能確定,單位還處于封閉狀態。”

又是一年清明節,印象中,好像每年這個時候或多或少都會下點雨。好似相思化雨,讓春雨拂動祭奠者的發髻。山里人上墳有個講究,必須在中午12點之前。為此,往年這一天都得早早起身,因為,我一上午要跑好幾處地方燒紙。

我有兩個舅舅,一個是母親同父異母的哥哥,一個是母親同父同母的哥哥。外婆去世早,在我4歲時就離開了人世,那時候還不知道親人離世是何滋味。記憶里,外公一直是住在我們家,由母親照顧。晚年時,外公雙目失明,每天出門都是拿著一根木棍在地面敲打。時間久了也還能夠生活自理,好多次都是我在木棍的一端拉著他去廁所。外公特別愛抽煙,那時候日子尚不好過,買不起盒裝的紙煙,整天旱煙鍋不離手。他住的窯洞,一般人進去都嗆的不行,母親多次勸說也無濟于事。后來想著外公年歲已高,生活也就那么唯一的一點樂趣,索性也就不再管這個事情。

沒成想,他的生命最終因這個“樂趣”而終止。

一天,外公住的窯洞里串出了大量的白煙。母親發現后,急忙沖了進去,只見外公像個無助的孩子蜷縮在炕上的角落里,被褥被引燃了,旁邊一個旱煙鍋還冒著火星子。外公的臉上、身上被大面積燒傷。那時候醫療條件差,燒傷的部位發炎嚴重,導致后來生活不能自理,經常會拉在褲子里。母親一邊“埋怨”地說著:“讓你別抽煙別抽煙,就是不聽,這下好了,把自己抽成這樣。”一邊洗著厚厚的棉褲。現在,我才知道她不是埋怨外公,她是自責沒有照顧好外公。

再后來,外公的身體每況愈下,母親覺得外公時日無多,所以央求著舅舅把外公接到他家去住。母親是傳統女人,覺得人老了必須落葉歸根。母親叫了三輪車將外公送回了舅舅家,沒過幾天外公便去世了。那時候我還不知道去世的真正含義,只是從那以后再也沒有聽到在院子里有木棍敲打地面的聲音。

父母在,人生尚有來處;父母去,人生只剩歸途。母親一生命運坎坷,雙親早逝。我和姐姐雖不用承受母親那般“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待”的苦楚,卻也因為工作關系不能常常承歡膝下,為此常常苦惱不已。

歲月匆匆,紅塵碌碌,我們經歷了許許多多的事情。我們的青春不在了,那些少年往事,一如桐花滿枝,雨打風吹后,落花如毯,一片狼藉,哪一朵是曾經最美的回憶?(作者:趙濤)

黑龙江11选5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