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苑擷英
您當前所在位置是:首頁 >> 文苑擷英
永遠的思念
發布時間:2020-04-04     作者:王惠武    瀏覽量:290    分享到:

晚上,睡夢中夢見了故去多年的父親,一個干了一輩子的礦工。醒來細細思量,清明快到了。

人到中年,對于家和禮儀越來越看重,可能真應了過去那句老話:人老思根。今年疫情防控,帶來了諸多不便,春節期間在家待了三十多天,單位三月初才收假,這個時候該不該回,讓我猶豫不決。

晚上我給母親打了個電話,試探母親的口氣。母親似乎看出我的心思,告誡我要以公事為重,家里的事她早就安排好了。這一次,我知道母親又把祭拜父親的活委托給了姐姐。

雖然母親安排好了一切,但我的心里依然很不安寧,時不時就會想起父親,想起那個善良而又固執的礦工。

上世紀60年代初,父親響應國家支援大西北的號召,放棄了留在山西煤炭工業學校任教的機會,選擇到陜西貧困山區來工作。在蒲白礦務局南白堤煤礦掘進隊當了一名技術員,這一干就是20多年,直到他因病故去都沒有離開過這個崗位。

父親摯愛他的事業,他覺得和礦工們在一起,舒坦。那個時候,掘進都是炮掘。炮掘很危險,粉塵也很大,看到礦工不慎被炮炸傷,煤塵未散去便奔向工作面,他就很難過。他編制的相關制度、潛心發明的技術革新成果,很多時候被“放衛星”、要有犧牲精神而割棄,但父親總會竭盡所能維護他所謂的技術尊嚴。

父親有才,這是父親參加省上一個技術交流會,礦院的教授給予他的評價。在那個會上,父親的快速炮掘法成了會議關注的焦點,父親那個時候很興奮,乃至于礦上調他去擔任工會副主席他都死活不去,和當礦長的老同學翻了臉。

凡是家鄉來的人他都視為親人,只要能說出鄉鄰名字的,父親就會竭盡所能幫助。他們吃著我們過年才吃的白面饃,這種情況直到父親去世,方才帶著默寂和失望的眼神離去。我們曾為此和父親鬧過、吵過,但無濟于事。

父親影響了我們很多。父親寫規程畫圖,都是一筆一劃,劃出的圖就跟印上去似的。多少個夜晚,每次睡醒我都會看到父親坐在煤油燈下認真的背影。父親再忙,只要有時間就會陪我們,在他的呵護下,我學會了騎自行車、打籃球,養成了看書的習慣。

少不更事時,從來沒有想過多年以后,我也有了父親那樣的行為和舉止。曾經我是多么想掙扎活出另類的我,但撲騰過后又似回到了圓點。這不就是一個普通礦工用自己樸素平凡的方式教育著孩子、影響著孩子,使孩子懂得了應該怎樣生活,怎樣做人的縮影嗎?(作者:王惠武)

黑龙江11选5视频